传奇霸业翅膀数据:法稅務優惠評估:效果“甚微”

發布時間: 2019-05-25 03:34:49   來源:歐洲時報 作者:朱家貝編譯 瀏覽次數: 評論:0

传奇霸业宝石魂珠羽毛升级数据 www.eafdd.icu

【歐洲時報特約記者朱家貝編譯報道】法國“稅務優惠”(niche fiscale)多達近500種,但到底這些優惠有沒有效果?有沒有實現其設立時預定的目的呢?法國《資本》雜志邀請了法國審計法院(Cour des comptes)前總報告人艾伽爾(Fran.ois Ecalle)就此問題寫了專題文章。

大部分優惠收效甚微

按照艾伽爾的說法,對法國稅務優惠有效性的總體評估只做過一次,就是法國財政監察總局(Inspection générale des finances)2011年發布的報告。當時存在著449種稅務優惠,報告對其中的315種做了考察,從對納稅的個人或企業的影響、實現社會公正的作用、刺激經濟、創造就業崗位,以及?;せ肪車燃父齜矯娉齜?,對它們做了評估。

盡管涉及各種稅務優惠的材料各個不同,報告通過采用合理的方法將它們統一起來,從而作出統一、標準化的評估結論。報告特別從國家為每種優惠付出代價(就是稅務優惠的金額,也就是國家因此少收的稅款金額)角度,對每種稅務優惠的有效性做了打分評估,分出從0(毫無效果)到3(非常有效)四個等級。這可以說是個性價比的結果。報告最終的結論是,研究的315種稅務優惠中70%從性價比上看得分為0或1,就是說毫無效果或效果甚微。

艾伽爾說,其他眾多的行政報告和學術研究都正證明了財政監察總局結論。

稅務優惠富人獲益多

從實現社會公正的角度看,但受益人群往往設置得不恰當,導致稅務優惠達不到實現社會公正的目的。

比如,富裕家庭和貧困家庭從削減增值稅(TVA)的優惠中獲利是一樣的,就是說貧困家庭并沒獲益更多。所得稅優惠方面類似,獲益的是那些要交所得稅的人,還有就是沒有這類優惠本來要交稅的人;唯一的例外是所得稅方面的可抵稅額式減稅優惠(Crédits d‘impts),這些可抵稅額式減稅優惠是所有人可以享受到的。此外,富人從稅務優惠獲得的優惠金額要比窮人多得多,因為其交稅的基數要高。

促進就業目標偏離

從發展經濟和促進就業的角度看,稅務優惠同樣沒有太大效果;這同樣是因為設置的目標人群不對。

比如說,就業政策主要是要是促進教育程度低、技術水平低的人就業,因為隨著社會發展、國際競爭激烈,這些人的失業率比全國總體人口的失業率要高。但是,像企業競爭力與就業可抵扣稅額減稅(CICE)和某些特定部門的增值稅(TVA)減免支持的卻是高技術就業崗位的創造。

住房、環保成效差

艾伽爾還提到為了促進當地投資的減稅優惠。這些優惠是為了給收入較低的家庭提供租金較低的住房,但這些措施設立25年來,雖然歷任住房部長不斷調整相關標準(租金上限、住房所在區域、所涉及的家庭),從來沒有效實現其應有的目的。

從環保角度看,很多稅務優惠也沒有取得應有的效果。比如,支持農業或航空的能源消費免稅或返還稅金的優惠措施。

并非一無是處

但是,艾伽爾在文章結尾說,不能因此就要取消所有稅務優惠,有些稅務優惠還是有用的。

比如支持科研的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’imp.t en faveur de la recherche)還是有助于法國的科研中心的維持和發展的。

再比如家庭雇傭家政工人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‘imp.t pour l’emploi d‘un salarié à domicile);鑒于目前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,取消了這個稅務優惠,必然會減少就業或造成黑工泛濫。

為什么富人受益多?

很多稅務優惠并沒有帶來明顯的效果,就是沒有實現當初設計優惠的目的。

某些甚至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后果,比如那些用來鼓勵人們購買房屋出租的優惠,結果導致建房的成本上漲,并且導致人們在那些沒人愿意住的地方修建住宅樓。尤其是,很多稅務優惠更多地使富人受益,而不是貧困的家庭。

比如說1992年設立家政服務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’imp.t pour les services à domicile)時,優惠金額最高不能超過1900歐元,設立優惠的目的是增加就業機會、打擊黑工。之后,優惠金額上限不斷上升,但實際并沒有創造更多就業機會,但對富裕的家庭來說卻是意外的“紅包”。

難怪,法國“黃衫”會高呼“稅務不公”。其實,最富的人從眾多稅務優惠中得利最多,不僅引起“黃衫”的憤怒,也使很多其他納稅人感到不滿。巨富們總會最大限度地利用了稅務優惠,獲得最高的減免。最富的3%的法國人中,有90%享受最高稅務優惠額(就是說一般情況下達到1000歐元的最高上限,特殊情況下甚至達到18000歐元的上限)。要是沒有這些上限的話,這3%最富的人還能總共減少7000萬歐元的稅金。下面,我們來看看幾個使富人收益的稅務優惠。

——2015年皮奈爾(PINEL)法、2009年塞利耶(SCELLIER)法和2019年森斯-布瓦爾(Censi-Bouvard)法都分別規定了稅務優惠,這些優惠都是為富人設計的,目的是為了鼓勵他們投資住房用于出租。這個優惠很受歡迎,比如很多職業足球運動員都投資住房。最富的人(稅務收入參考金額——即Revenu fiscal de référence——53000歐元以上的)中有89000人享受皮奈爾法規定的稅務優惠(要求享受優惠的納稅人買新房出租),總共的優惠金額達到約41600萬歐元。森斯-布瓦爾法的優惠則吸引了39000個最富的家庭,共享的優惠金額約14600萬歐元。

——能源轉型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‘imp.t transition énergétique)。

這個稅務優惠的目的是鼓勵人們利用新能源、減少碳排放,實際上是給富人送了稅務大禮。公共財務部長達馬南就說:“我真的很懷疑,月收入8000歐元的人還需要得到資助才能(為了節能)換窗戶?!畢旅嫻氖趾芩得魑侍猓?0%最窮的法國人中只有11000戶享受了這個優惠;相反10%最富的法國人中有330000戶享受了這個優惠。這個優惠的總金額是20億歐元,上述最富的10%的人就享受了其中逾四分之一金額。

——看護孩子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’imp.t garde d‘enfant)。這個優惠的總金額是12億歐元,也深得家長的歡迎,約180萬家庭享受這個優惠。但10%最窮的法國人中只有22508個家庭享受這個優惠,而10%最富的法國人中有426606個家庭享受這個優惠。當然,中產階層中很多家庭也享受這個優惠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達馬南不想觸動這個稅務優惠。

——個人服務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’imp.t services à la personne)

這是一個重要稅務優惠,總共有400萬人受益,這是針對個人的稅務優惠中受益人數最多的一種。

對國家來說,每年的成本是47億歐元。盡管富人受益很多,但窮人也從中受益,這個優惠被認為是“最平等的”稅務優惠中的一種。所以,政府不會觸動它。

稅務優惠設立容易改革難

各個黨派的政治人物都說稅務優惠(niche fiscale)需要重組;很多“黃衫”稱政府要想增加預算,不應該增稅,而應該削減稅務優惠。稅務優惠為人病詬并不始于今日,批評稅務優惠既無效又不平等的聲音長期以來一直就沒斷過,但稅務優惠從未沒被取消,實際上是越來越多?!痘厴ā煩?,財政部的數據顯示,2018年稅務優惠的總額達到1002億歐元,占到了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4.4%。

稅務優惠的起源

法國的稅務優惠產生于上個世紀80年代。最初提出設立稅務優惠時,稅務優惠被設想為一種“戰術性”的機制,沒想到會長期延續并且不斷增加;稅務優惠還被設想為是一種精準的打擊手段,能達到“刺激經濟和實現稅務公正”這兩個目的。因為稅務優惠是有“代價”的,國家會減少收入,因此稅務優惠被算入預算開支。但這種說法并不準確,其實稅務優惠就是對包括企業稅、所得稅、房產稅、 增值稅等在內的各種稅收的減免,換句話說,是允許少交稅的各種合法機制。

法國稅務優惠類型

稅務優惠總體上分為兩種類型,分別稱作垂直類型和橫向類型。設立垂直類型稅務優惠的目的是為了促進某個特定經濟部門的發展,比如家政服務、小孩看護、房地產、(綠色)能源過渡行業、餐飲業,等等。

設立橫向類型稅務優惠的目的是給納稅人個人提供補償。要想享受這種類型的稅務優惠必須符合一定的條件,比如工作獎金(Prime pour l‘emploi)就屬于這個類型的稅務優惠。記者享受的稅金減免——職業開銷補助(Allocation pour frais d’emploi)——也是這一類。按規定,個人享受的各種稅務優惠加起來的總金額不得超過10000歐元。

稅務優惠種類繁多

隨著時間的推移,稅務優惠這種“戰術性”行為、只是短期精準實現一定目標的機制,大部分被延續下來,且種類不斷增加,總金額越來越大,涉及的領域也越來越廣泛,比如農業、公共視聽、國土和諧、環保,甚至還涉及海外省這種。

進入到二十一世紀后,稅務優惠增加到接近500種?!棟屠樅吮ā繁ǖ萊?,雖然稅務優惠的種類從2013年的491種降到了2019年的474種,但總的趨勢不是減少稅務優惠,而是增加新的優惠種類。

法國審計院(Cour des comptes)年年都要發布年度報告(2019年年度報告是2月6日發布的),年年都會批評說,很多可抵扣稅額式減稅優惠(Crédit d‘impot)沒有任何意義。法國經濟形勢觀察所(OFCE)的經濟學家普拉納(Mathieu Plane)說,比如涉及到電影業和視聽行業的可抵扣稅額式減稅優惠就是這樣,太多的優惠種類使人都分辨不清了,感覺就是一堆大雜燴。

各種稅務優惠的總成本是多少?

《費加羅報》算了一筆賬,從2013年到2018年稅務優惠總額從721億歐元連年增長到1002億歐元。

2018年稅務優惠總額達到1002億歐元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奧朗德總統任期內大幅提高了“企業競爭力與促進就業可抵扣稅額減稅”(CICE)的金額,除去這部分優惠,其他稅務優惠的總和就降到了786億。

《費加羅報》分析2019年預算法案(PLF)后得出結論說,稅務優惠的花費非常集中,集中在10個優惠項目上。這10個優惠項目的金額加在一起占了稅務優惠總額的50%(要知道總共有473個稅務優惠項目),其中包括“企業競爭力與促進就業可抵扣稅額減稅”(CICE)196億歐元、促進科研可抵扣稅額減稅( Crédit d’imp.t en faveur de la recherche)62億歐元、在家雇傭家政服務人員可抵扣稅額減稅47億6千萬歐元、各種年金和退休金享有10%減免42億歐元。

《費加羅報》接著說,某些稅務優惠涉及數百萬人,涉及的金額非常高。相反,有些稅務優惠措施只涉及很少的人,涉及的金額也少。比如,2017年的時候,新能源過渡可抵扣稅額減稅(Le crédit d‘imp.t transition énergétique)涉及120萬戶家庭,而法國核試驗受害人補償金的稅務減免措施只涉及35個家庭。同樣地,有41000個企業享受投資稅務減免優惠,只有22個企業享受制作電子游戲企業特享的可抵扣稅額減稅。

享受優惠的主要是富人

據審計法院數據,2018年總額1002億歐元的稅務優惠中,140億歐元是個人享受的,剩下的是企業享受的。據《巴黎人報》今年二月初看到的數據,享受140億個人稅務優惠的主要是富人。

連公共財務部長達馬南(Gérald Darmanin)也覺得不合理:“9%最富的納稅人享受了70億稅務優惠(就是說140億歐元面向個人的稅務優惠的一半)?!彼諛瓿醯氖焙蟣硎疽源俗鞒齦母錚骸拔醫ㄒ櫓叵稚笫鈾拔裼嘔藎ㄕ飫锝駁南勻皇欽攵愿鋈說乃拔裼嘔藎┪侍?,或者降低各項稅務優惠的金額(既然主要是富人在享受稅務優惠),或者設立享受稅務優惠的收入上限,這樣使得稅務優惠更傾向于中產階級和平民階層,而不是富裕家庭。這就是所謂的稅務公正?!彼倮擔骸氨熱綈訓ゲ悴AУ拇盎Щ懷傷悴AТ暗氖焙?,中產階級可以享受補助,因為有符合能源過渡政策,而那些掙很多錢的人應該可以自己支付這筆費用?!?

減少富人稅務優惠?很難

公共財務部長達馬南的目標是通過稅務優惠改革省下10億歐元,但國民議會的報告認為,要實現這個目標非常困難。

具體說來,達馬南想降低那些富人(每月凈收入在8000歐元以上的人)享受的稅務優惠額,從中省下10億歐元用于補貼最低收入者。如我們上面說,個人可享受的稅務有優惠和可抵扣稅額式減稅優惠總金額不得超過10000歐元,個別情況下這個上限可達到18000歐元(當然,慈善捐款可以減免稅的金額沒有上限)。國民議會報告說,涉及這個稅務優惠上限的全法只有14028個家庭,而需要納稅的家庭的總數是3800萬個家庭,所以只占0.0036%。這個上限規定每年只讓國家多收了7500萬歐元。所以報告認為,降低這個上限是個為國家省錢的辦法,但其成效非常有限。

另外,報告認為,因為達馬南不想觸動家政服務可抵扣稅額減稅(Crédit d’imp.t pour les services à domicile),要想從稅務優惠中省下10億歐元的目標就更難實現。達馬南的想法是對的,因為這個優惠能有效打擊黑工,并且似乎不只讓富人受益:10%的法國最富家庭只享受了50%的優惠金額;與之相比,這10%的最富家庭享受了在海外省投資住房的可抵扣稅額減稅(la réduction d’imp.t sur l’investissement en logements dans les départements d’Outre-mer)金額的99%。

《費加羅報》認為,達馬南最想改的稅務優惠是能源過渡可抵扣稅額減稅(le crédit d’imp.t transition énergétique ,簡稱CITE, 這個優惠能給住房保溫隔熱裝修提供部分補助),他想給這個優惠設立收入上限。但是,國民議會的報告認為,這里有個陷阱,因為這有可能造成納稅人之間的不平等,憲法委員會(Conseil constitutionnel)會因此否決這個措施。

因此,國民議會報告得出結論,改革稅務優惠很困難,減少最富有者享受的稅務優惠就更難。

(編輯:季節)

分享到:

熱門推薦